我是三天头骨四天五官。

2009/08/28 10:44
“不管外面微风台风龙卷风,小雨中雨大暴雨好象都跟我们完全没关系。”

明明都在那唯一的太阳底下。



色彩课暂停了,准备画人像了。
但问题是人像前的窝心准备真是憋闷得要沁出泪来。

那么愚蠢的肉鼻子肉嘴巴肉耳朵肉眼睛,真不敢相信它们就是从大卫身上切出来的。
或者说,单个已经呛着我了还要把他们组合起来那真是。。。。
那鼻子我实在。。。“你这是蒜头鼻啊,上面还种葱。”“你以为你没有可乐瓶么!”

对头骨三天彼此都成仙了,现在画头骨都不用打稿了。
但这星期完全是呆滞的笨蛋。

叶飞总在不停地叨:“干嘛不去摸一下,不明白不清楚的都去摸,反正又不要钱。”
跟欧阳那句:“免费的!既然不要钱,那大家都去呗!”简直处处泛着异曲同工之妙。。

叶飞继续抒发感慨:“我觉得你们不去摸一下石膏好遗憾的。”
“看你们个个都不摸,那现在实行奖励制度,摸一下给一颗糖。”
于是真有人去摸了,当叶飞转过身示范时|||||。。

但其实画室的唯一娱乐就是老师了|||||






惨了我|||||。。。1个多快2个月没碰教科书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← 回家万岁~! | 主页 | 。。。? →



Comment Post

名称:
标题:
邮件地址:
URL:

密码:
秘密留言: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