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ontier

2009/06/03 23:56
看完了残剧MACROSS F,终于。
那脑残LOLI抱歉,我真的受不了。


不知哪个周末,坐车回家时,偶尔看到了一个车尾广告。
不屑地笑了但还继续盯着。
昨天中午又再次在车上看到那滚动广告。
一直盯着,默默催着车靠近,靠近。
最后的是5月30日,已经过了。
又怎样,我有可能去么,同我有任何的关系么。
我不过是在那角患过伤风。

那现在伤风好了?没,但是被人用错药了。
没事,我走得下去。



去了药药的BO,黑色禁域没了,应该早没了。
现在她用的是Q BO,版头一看就知道画的是天狼,下面也有天狼的相,还是很美丽。
但是找不到肥悠、小影、炼狱、寒月、知的相,药药是唯一一个能让我记得那么多孩子名的人。
被悠悠电了才知道有LUTS,才知道“孩子离我不远”,才一心只打算LUTS。
她的画很美很赞很有爱,人也是。
记得TOTO还没鬼隐时就扯到HK DP,药药抱着肥悠满场跑,看到TOTO就问:“知道谁家养EL?我听说那谁家也养EL???!”不记得TO答了什么,药还是很自豪地说“我家肥悠是最美的!”我问TOTO,她家EL很美?TOTO说的话我记得深刻,“不啊,黄化得很要紧真的很要紧啊,诶,谁叫她走到哪都带着而且还一定是抱着,有她在小悠就不离手。”
像抱起沫影一会就对他说要减肥的我还不知差了多少个珠穆朗玛。。

嘛,这可不是伤风,硬要说是的话,我也乐意患这伤风。






不是已经有一角的伤风,治不好了么。
← 骸生日快乐~! | 主页 | 兒童節快樂~! →



Comment Post

名称:
标题:
邮件地址:
URL:

密码:
秘密留言: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