恨泪血。

2009/04/25 02:04
从来我都只为自己双子骄傲。

现在我累了,真的累了。
这个星座比起我更合适那些更活力激情的人群。
光凭我这点巴巴热度,消耗到底了。

现在要想要处理的事真是太多了,压得好重。
每天晚上去自习室不是因为我抵不住电脑电视的召唤。
是为了不让我太放纵地白日梦。
出神入化的白日梦,甚至能化作泪去,仅仅不过是白日梦。
睁眼说瞎话一般存在的东西。

不仅是这个,就这性格,我已经被压得完全喘息不了了。
我怎能驾御这样奔放的性格。
连眼泪都挤不出来,被汹汹地挡回去。


我不能这么怪责这统一的东西。
但我自责审视后我真的发现我那么不是个东西。
轻浮焦躁,不可一世。
能认识固然说是好,但我没有改的意思。


我有何德何能去操纵,去放纵。
白日梦做够回来便罢了,何事迟迟不归。

我没资格没资本没理由。
天不经地不义的事。

不是对谁的怨恨对谁的落泪,
是凄惨的血书——
想博谁同情谁回眸谁驻足?



晦涩也罢造作也罢。
不过是被压出牢骚。



梦醒了,不过是为了开始另一个梦。
是会延续,还是新初。
← 不要走。 | 主页 | 不过是果蝇的大小。 →



Comment Post

名称:
标题:
邮件地址:
URL:

密码:
秘密留言: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