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。

2009/02/07 01:44
假期就这么过去了。

呼吼着“欧阳这个死变态”结果却只有语文做完了。
真是讽刺。
把最多的做完了却剩下最少的,我还是不会改,改不了。


这学期开始么,开始迷茫。
干了什么,对错怎样。
本来就没有是非黑白,阿阿,这不是更让人迷路么。
哪条路都不是白的或黑,那意思就是每条路都通行还是禁足。

那我该一起走,所以我走了。
但这样算什么,说好的砍掉荆棘前行就好,为何现在要求我来砍古树!
还是一并砍,我哪来那么多的力气。
周边的人都砍了,所以我也要,是这样么。

动脉好象被谁砍下来的树干死死的压住,静脉也一并瘫痪。
叫我拖着这破残的身躯还能走出几步?
头有偏头痛,肩有肩周炎,右臂是永久性肌肉损害,腰是腰肌劳损,内在还有那肝黑点,兴许就叫肝瘤,肺有肺炎,小腿是到现在还没好的骨膜炎,踝是韧带撕裂,连脚趾都间接性抽筋。
说是这点小伤谁都会有,我也是不再进手术室也就万事OK。
只是累的,怎会是因为这些。

还有,太多了。

一直保持着空间和距离的是我。
我很拼命,我知道,一旦阔出那一步随即的可能就是灾难。
兴许是福不是祸,我却怎敢设想,曾经的那步,就是痛苦。
然而我收住步,步却向我推移。
最终还是这么出去了。
又是开始了。

最初是好,现在却又如当时瓶颈一般,硬生生地卡住。
好累。真的好累,只是倘若没有当初的那步现在只会更累。
真是讽刺,虽说并不后悔,但回想起却是这般惊心。
为什么,是放出的太多,太多。
似乎把这一辈子的统统都释放了。
抑或是,现在是控制住,那当时就是临界点么。

我不该走这路,但我很高兴我在走这路。
我走过这路,我记得崎岖二字。
然而路在眼前却是那么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。
其实一开始默念保持距离本就是由大脑皮层和意志发出的。
但心从来没向着那走。
本来一开始走回路的就是我啊。

没有人说破却都默默选择了继续走。
谢谢。

仍是一直保存着的那句。

无论如何变,请一直陪我走下去。



那么多条路,我自己走,交叠的,请统统跟我走。
← 五米深。 | 主页 | XANXUS →



Comment Post

名称:
标题:
邮件地址:
URL:

密码:
秘密留言: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