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天去见DEPP酱~

2010/03/27 01:54
最近跟2号联系上了。
嘛||||是有个快一年断绝联系了。
居然能手机换号还是被偷和抠被盗居于同一时期。。
一眼就能憋出该人人品极其不端。

写给大呆子的信不见了。。不知道我夹哪本书里了|||OTZ

最近心情很棒,班里的人见我就说,春天了。。。

其实觉得能放下一个重担真的好轻松,以前被说自己却也觉得还好。
但确实越来越重了,而且,它不是十字架。
现在就算再怎样也没事了,我跟18说如是,18愤慨地一堆“是我就……”

有时候在面前的,递到眼皮底下,就差自己眨一下眼的东西,却也推回去。
但有时放到天边的,远到无法触及,甚至可能不复返的东西,却迫切地想要。
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?
以前发现倒是没在意啊。
也都断续地持续几年了。


记得开心上好多东西开导我。
印象最深一句,差不多是:如果一直只是你打电话过去,而不是对方打给你,或者连你电话也不接。如果对方用忙来推托,那么,别傻了,一个三五分钟的电话也没时间?那人要忙成什么地步啊!别人眼里根本没有你”
啊啊,别说一个电话了,连条短都没~~
不过现在也没关系了~

“是不是我消失了,你才会在乎我?”
也已经不重要了。

有了更迫切的希望和寄托,并且是被重视和气氛愉快的。
那何必选累自己扰别人僵气氛的?


很开心,谢谢你。
曾经很开心,谢谢你。


明天去看爱丽丝~!帽子匠先生!
就算是自己也是必须要去的!

想用“人生”开头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天知道我有多想吐谁槽。

2010/03/22 01:32
今天的路线很曲折。

农讲所-执信路-越秀桥-东风东-岗顶-客村-海珠广场-广州火车站-西村-杨箕

= =是的,今天穿越了3个区,4条线。。。
4号线我觉得是我暂时不会涉及到的|||除非我想去看风景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去岗顶装游戏。我对那人说要薄樱鬼!
那人问:什么来的。
我说:女性向游戏。
该人:?勾仔。?

。。。。此人目中只有战神、但丁么。。。。。。
所以他拖了但丁给我。||||
明明其实战神也不是我爆的||||

我向喷包推荐了薄樱鬼。虽然我明明没有接触到任何皮毛。
= =3居然就去找视频了。。热血的潜力孩子。
有资质啊有资质!

刚刚洗澡的时候想起了之前画室老师的口音。

~~波波~~
走动中,走到后面,紫涵就叫:“老师帮我改画呗~”
波波皱眉头:“啊你看你颜料,我看到就不想改,都肛裂了。”
。。。其实是干裂来着。。

~~托哥~~
“啊呀这个罐子不是很简单吗(是吧),就你调的这颜色加点猪食(是吧)。”
“老师那是赭石。”
“什么?叫姐——席那么难听啊(是吧),还是叫猪食好听点(是吧)。”

帮一人改画。调深色罐子交界线的色。
看了一下,戳进黑色里,越戳越带劲。
“诶你这普蓝怎么长得那么奇怪(是吧)?”。。。

~~声叔~~
“哇呀,这个牛逼了,诶这个比这个更牛逼。好吧,以后就管我们优质班叫B村。”
旁边人扭过头来,“协议班也是B村”

准备讲李冉不过讲起就好泪目,算了|||

今天的政治老师好活泼。。。做着做着题来着,突然奔进房间里,扔下一句:
“你们做着先啊,我收个菜,诶哟差点枯了。”
我不小心插了嘴|||直接结果是老师加了我|||||||||
“你叫八路。”。。。虽说我现在这发型一个不小心是挺 拔——路的。。
下了课我才想起来,我那头,是LOCKON强吻TIE的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再想回去,老师说完我八路以后还特别提醒:记得加我呀~!
我说我回去加,她说你手机不能加吗!

。。。。。情何以堪啊何以堪。。

今天早上考口语。忘记带身份证了。。
叫我爸送来以后最后才明白——没有用。!!!看都不看。。
我我我我我我跟18说早知道找个老外。
她说你嫁过去啊?
怕是眼生针了。。

进去没紧出来没松。。但我写字的时候收那个抖。。开始打草稿时线条都波浪的。
感冒好难受(╯﹏╰)。

明天开3RD。那人,,,10H爆了。。。没用金手指||||
可恶。。我FC\SC基本都有用2、30,,,

How I wish to come with you.

2010/03/14 02:19
剪了头发,剪了这辈子最短的头发。
就是为了在夏天的时候刚好留到能扎的长度。

在画室的一段时间,我倾尽所有的闲余时间看日剧,无论新旧。
我每在看完的那一瞬就想,我是不是回来了。

我很认真地觉得我是回来了,所以我改了所有的资料包括每日干的事。
我有这自信一样能过得好,至少,不是仅有我一人在执着。


回学校去就回去了,没在放学去哪里等。
随着班里同学去吃饭,总是有些激动。
不是因为她们,是打心里觉得,能见到谁,想见。

那天的英语口语讲座,我在进去时,找的不是自己班的人是隔壁班。
找到了却没定格到一点,直到我出去。

我只是大声地发幻灯片的牢骚。
我还没意识到,是我期望有谁能听到并转过来,让我看到。
然而,听不听到,愿不愿听,认不认得,那自不是我所能知晓的。


班里的人问我,不去找那谁?
我可以笑着说不去了。或许过了一模再说。
但我当时真觉得,可以就这样了。

但自己做的一切却仍是围绕着那谁。
没见过的早操也执意要跟下去,因为班级就相邻而已。
上下楼梯的时候会刻意绕远道,因为教室分别在前后座。
晚修放学时会留久半小时并慢慢走,因为那个班比我们晚半小时下。
我能想过做过所有可能碰面的方法,但都没有一个,没有其中任何一个能让我见到。

但我依然觉得这不过是我习惯了跟那谁一起罢了,还是个适应期。
我把太多外在充斥到体内了,是我自己朦胧了自己。
明明,真的很在乎。


欧阳把前段时间的卷子给了一个人,叫那个人负责发给我们。
有两张作文纸,我接到以后翻看里面是不是有那谁的名字。
有。真的有。
本来那么希望有那么希望见到的,在那一刻,我是那么那么地愤怒居然有。
全级人手一份?!
至少,至少在我还能阅览到得从前,明明字迹,字迹都在我手上(对于我们班。)

我站起来对淋浴(班里唯一记得真切那谁名字的)说,这个!
她说,对。
我愈发压制不住,LULING还在讲台上讲话,我整本书摔在桌子上,全班瞬间安静了。
当我抬头的时候,全班的焦点居然还在我身上。
我大笑着对LULING说,没事啦,喂,真的没事啊!

就是,本该高兴的事我这算个什么反应。
明明,明明……

晚修我趴在桌子上爬了好久,梗得难受。我想,哭出来就痛快了。
但是不论我多拼命,就算眼眶里充盈了却没有滴下任何一滴。

下晚修淋浴来问我,干嘛那么激动,太开心了?
我说,我有很认真的愤怒啊!
淋浴说,明明就很开心的。
我说,我也想。
我本该。。?

这样的程度,别人会很困扰吧。
初中开始蔓延的独占,周围的人都不准跟我喜欢动画里的同一个人,有些甚至连名字都不能说,比如立夏。
周围的人也好,好地应着我并如此做着。
但总有不知道的人,我也意识到这样只会让自己更累,更辛苦,我改。
却是在一些时候,失去理智的控制,轻易爆发。
真的是让别人,很困扰的吧。


可若不是这样,我还能开心地欺骗着自己,我自己也能很潇洒。
但结果,是那谁潇洒了,我却独自愚蠢地自傲着,然后孤独。


现在的我可以很直接地说出那谁的脾气太需要迁就但我没想过,或许也是依赖。
我只是一直在想,要真的找到个能完全地,好好地随谁谁谁闹,并时刻讲话盼谁笑,和毫无保留地迁就的人,才好。
我知道的,只是我做不到。有人能做到,对那谁,无疑最好不过了。

当初的约定我还记得,只是在手机上打的,要我自己开口我一定半个字吐不出来。
只是那,我突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想一直一直在一起的,可我这样一惊一乍,谁受得了。
那谁总说我,每次都说知道自己错但就是不改。
完全正解呢。。

持续了不知多久,我有几乎记得的每天都去发“晚安”,并顺便说说当天的事。
在我快要回校的几个月,突然收不到回信,偶尔的一两条,之后便再无音讯。
在我回学校以后,我没发,但却在我平时发时,也同样得不到回复,一条也没有。
我知道那谁说过很忙很忙。
我记得那谁说过怕被我影响心情。

我能抑制的都控制了,能发出去的绝对是我犹豫再三,也并非是不得不说的,只是,我想,是不是能稍微,稍微对我有点关注?但结果还是一模比较大|||招招都是大绝。|||||


写到最后,心情也稍微好了些。
像之前爸爸的话,觉得越难受,越痛苦的事情,反而越要说。憋在心里,一味逃避不想,只会更压抑。
既然这压抑就源于这“能对其说”的人。。也只能,写出来了。

嘛,既然斗不过大绝,在一模后给我好好地回复我,让我见啊!

本当,忘れない。。。。。ももよ!
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