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w I wish to come with you.

2010/03/14 02:19
剪了头发,剪了这辈子最短的头发。
就是为了在夏天的时候刚好留到能扎的长度。

在画室的一段时间,我倾尽所有的闲余时间看日剧,无论新旧。
我每在看完的那一瞬就想,我是不是回来了。

我很认真地觉得我是回来了,所以我改了所有的资料包括每日干的事。
我有这自信一样能过得好,至少,不是仅有我一人在执着。


回学校去就回去了,没在放学去哪里等。
随着班里同学去吃饭,总是有些激动。
不是因为她们,是打心里觉得,能见到谁,想见。

那天的英语口语讲座,我在进去时,找的不是自己班的人是隔壁班。
找到了却没定格到一点,直到我出去。

我只是大声地发幻灯片的牢骚。
我还没意识到,是我期望有谁能听到并转过来,让我看到。
然而,听不听到,愿不愿听,认不认得,那自不是我所能知晓的。


班里的人问我,不去找那谁?
我可以笑着说不去了。或许过了一模再说。
但我当时真觉得,可以就这样了。

但自己做的一切却仍是围绕着那谁。
没见过的早操也执意要跟下去,因为班级就相邻而已。
上下楼梯的时候会刻意绕远道,因为教室分别在前后座。
晚修放学时会留久半小时并慢慢走,因为那个班比我们晚半小时下。
我能想过做过所有可能碰面的方法,但都没有一个,没有其中任何一个能让我见到。

但我依然觉得这不过是我习惯了跟那谁一起罢了,还是个适应期。
我把太多外在充斥到体内了,是我自己朦胧了自己。
明明,真的很在乎。


欧阳把前段时间的卷子给了一个人,叫那个人负责发给我们。
有两张作文纸,我接到以后翻看里面是不是有那谁的名字。
有。真的有。
本来那么希望有那么希望见到的,在那一刻,我是那么那么地愤怒居然有。
全级人手一份?!
至少,至少在我还能阅览到得从前,明明字迹,字迹都在我手上(对于我们班。)

我站起来对淋浴(班里唯一记得真切那谁名字的)说,这个!
她说,对。
我愈发压制不住,LULING还在讲台上讲话,我整本书摔在桌子上,全班瞬间安静了。
当我抬头的时候,全班的焦点居然还在我身上。
我大笑着对LULING说,没事啦,喂,真的没事啊!

就是,本该高兴的事我这算个什么反应。
明明,明明……

晚修我趴在桌子上爬了好久,梗得难受。我想,哭出来就痛快了。
但是不论我多拼命,就算眼眶里充盈了却没有滴下任何一滴。

下晚修淋浴来问我,干嘛那么激动,太开心了?
我说,我有很认真的愤怒啊!
淋浴说,明明就很开心的。
我说,我也想。
我本该。。?

这样的程度,别人会很困扰吧。
初中开始蔓延的独占,周围的人都不准跟我喜欢动画里的同一个人,有些甚至连名字都不能说,比如立夏。
周围的人也好,好地应着我并如此做着。
但总有不知道的人,我也意识到这样只会让自己更累,更辛苦,我改。
却是在一些时候,失去理智的控制,轻易爆发。
真的是让别人,很困扰的吧。


可若不是这样,我还能开心地欺骗着自己,我自己也能很潇洒。
但结果,是那谁潇洒了,我却独自愚蠢地自傲着,然后孤独。


现在的我可以很直接地说出那谁的脾气太需要迁就但我没想过,或许也是依赖。
我只是一直在想,要真的找到个能完全地,好好地随谁谁谁闹,并时刻讲话盼谁笑,和毫无保留地迁就的人,才好。
我知道的,只是我做不到。有人能做到,对那谁,无疑最好不过了。

当初的约定我还记得,只是在手机上打的,要我自己开口我一定半个字吐不出来。
只是那,我突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想一直一直在一起的,可我这样一惊一乍,谁受得了。
那谁总说我,每次都说知道自己错但就是不改。
完全正解呢。。

持续了不知多久,我有几乎记得的每天都去发“晚安”,并顺便说说当天的事。
在我快要回校的几个月,突然收不到回信,偶尔的一两条,之后便再无音讯。
在我回学校以后,我没发,但却在我平时发时,也同样得不到回复,一条也没有。
我知道那谁说过很忙很忙。
我记得那谁说过怕被我影响心情。

我能抑制的都控制了,能发出去的绝对是我犹豫再三,也并非是不得不说的,只是,我想,是不是能稍微,稍微对我有点关注?但结果还是一模比较大|||招招都是大绝。|||||


写到最后,心情也稍微好了些。
像之前爸爸的话,觉得越难受,越痛苦的事情,反而越要说。憋在心里,一味逃避不想,只会更压抑。
既然这压抑就源于这“能对其说”的人。。也只能,写出来了。

嘛,既然斗不过大绝,在一模后给我好好地回复我,让我见啊!

本当,忘れない。。。。。ももよ!

。。。这冒牌货。

2009/11/17 19:03
小提琴啊我的娘。
干个毛还是一张红布》《。。。
两物就缠绵在一起了= 日=!

小提琴你再想跟红布出柜你也别牵扯到老子啊可恶!

嘛,。。色彩也就那样了。。考完就过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暂时。。
速写成功作弊了~!= V=呀哈。。画起来是爽但最后最后的最后。。蹭到了刚铺完的裤子,还是前面的一条腿。。娘亲。。。。。


静物就算了,明天早上头像,啊某人说:“悄悄告诉你啊,明天是话那谁谁谁~。”
我说,告诉我有个鬼用。。。我难道还晚上约她出来看整晚不成,还是照张像贴墙上看整晚。= =画谁不是画。



嘛,碎银零钱先生,我会加油的~!




这是啥考试。。? 联考冒牌货~

我是三天头骨四天五官。

2009/08/28 10:44
“不管外面微风台风龙卷风,小雨中雨大暴雨好象都跟我们完全没关系。”

明明都在那唯一的太阳底下。



色彩课暂停了,准备画人像了。
但问题是人像前的窝心准备真是憋闷得要沁出泪来。

那么愚蠢的肉鼻子肉嘴巴肉耳朵肉眼睛,真不敢相信它们就是从大卫身上切出来的。
或者说,单个已经呛着我了还要把他们组合起来那真是。。。。
那鼻子我实在。。。“你这是蒜头鼻啊,上面还种葱。”“你以为你没有可乐瓶么!”

对头骨三天彼此都成仙了,现在画头骨都不用打稿了。
但这星期完全是呆滞的笨蛋。

叶飞总在不停地叨:“干嘛不去摸一下,不明白不清楚的都去摸,反正又不要钱。”
跟欧阳那句:“免费的!既然不要钱,那大家都去呗!”简直处处泛着异曲同工之妙。。

叶飞继续抒发感慨:“我觉得你们不去摸一下石膏好遗憾的。”
“看你们个个都不摸,那现在实行奖励制度,摸一下给一颗糖。”
于是真有人去摸了,当叶飞转过身示范时|||||。。

但其实画室的唯一娱乐就是老师了|||||






惨了我|||||。。。1个多快2个月没碰教科书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炖小高考。

2009/06/25 23:22
炖掉算了。
反正炸着不香蒸着不爽。


对生物情结其实是越快结束越溢得要紧。
没有心思并且放弃物理的时候玩着空轨还能做进生物题。

初中那个,叫什么老师来着,挺老的波浪老师,然后是李琼鑫。
一直对生物感觉平平,那时觉得“化学最好了~”的。
NIUYA两人很语重地跟我说“千万别选生物,多好玩都别选”只会干点头。
只是想不通生物哪好玩去了。

稍稍受了点菜头这菜姓的影响,也不完全。
高一也还理性地一并学习着。
原因不明,总之就进坑里了,以致于黑猫后来的“她生物课很认真啊”“生物课别吵她啊”“生物课要提前借他手机啊”对白猫的忠告。
其实这大概才是界线。
之后稍稍有点疯了,几乎有整一天的不听课,但有生物课就很认真地让书上尽量堆积更多的字。
坐主任旁边时其实挺不错的,毕竟是生物第一的人。
每次混合3科的考试,卷子一齐发下来,整齐地叠好,放一边,做生物。一样的趋势。
调位后是小胖同桌,每次必从物理开始,生物不想做的人。
他旁边是从生物开始,物理绝对不做的人。
周围的人都在忙化学时,做到哪题生物抬头吼主任,主任一定不用翻卷子。

考试前的那个星期一,我郑重地决定放弃物理了。
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如此伟大过,这决定作得真忒爽快了!
考前一天,就昨天,用4小时看完了生物2必修一三。
没碰化学当然不可能碰物理。

就昨天反省了,作为一个毕业性的考试,我太随便了吧。
我指对生物。
不包括自然,学了5年的东西,以后就再也没机会去碰它了,怎能让它潦草完结?!
所以我用了最后一晚上拼尽老命。平时我自认我也是在挥年轻命了。



今天卷子到手,草草浏览全卷。
总觉得,这广东省“照顾”得也太全面了吧。
双对性状的唯一一题,居然还用愚蠢的棋盘法列出来了。
概率就那么荒唐的一道连动笔都省了的题。
有氧光合没考,就来了个无氧的擦边。
菜头在最后一次模拟成绩出来后说的那句“我觉得水平测不会比这个再简单了”完全沾不到边啊。
总之,用这样的题完结我的生物生涯我真的很不爽!
有什么意义有什么差距!
说是筛选哪里筛得出多少人!

收拾书的时候稍稍想挤点东西出来又收回去了。
把生物塞起来的时候想,之前的复习,所有的准备,就因为它这些题,费了太不值了!!
可又能怎样,我以后就再没机会碰它了。
就这么硬生的一个洞,历史地理政治数学语文英语,永远都甭想填满。

那是我的生物。

玻璃碎片,一地颓然

2009/06/01 00:01
颓出相当的境界了。

前段时间是宠物进化,然后是LOCO,现在是SALLY‘S SPA。
就这么无聊地重复着。
闷骚地过着。


看到泰国pantene的广告,讲的是聋女孩拉小提琴生涯。
"Why am I different from others?"
"Why...do you have to be like others?"
真的,就哭了。

为什么你要跟别人一样。
为什么我要跟别人一样。

是自己,就够了;过得再怎样,是不变,就足了。



记不清是在哪听到话,甚至连前半句都被忘却的话。
但后半句却铭得深固,“为什么还要重来。”
为什么要事事都做得完美干得漂亮。明明是不可能,所以乞求“重来”以安慰自己么。
能重来又如何,知道了结果就一定能扭转?
主观因素固然简单,客观你却怎去变?
把社会颠覆,让苍穹塌陷?
即使能,谁又能有把握得说那绝对是自己所期望的最好结果。
再怎么撕心裂肺的事,习惯了,一样能自己顽强的爬过去。
是的,我是说爬。





昨天翻了翻旧贴子,翻到08年1128事件。
在此,我对那些长着高丽棒脑袋的中国仙后表达我最深最深的鄙视和鄙弃。
且不说是中国人,你们还是个人么!


最近因为HIME相貌关系看了Macross Frontier。
我心脏实在是承受不住那菠菜头女人了。





我不是什么路,都走向消极的啊。


吧。
主页 Next>>